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 » 正文

「利用网络赚钱」快科技(驱动之家旗下媒体)

他们正在经历一次互联网内容从图文走向视频的形式迁移。

发布七个视频之后,蒋松筠才第一次用「UP 主」称呼自己。

身份的转变耗时两个月。在这之前,他习惯介绍自己是「一个之前写文章的媒体人」。当时 B 站上出身文字媒体的 UP 主不多,这算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定位。

成为一名 UP 主,对蒋松筠而言是件非常陌生的事情。起初的两个月里,光是准备拍摄环境就耽误了很久。最早的一个视频拍了十多遍,自己总觉得别扭。他还要从头开始学习视频制作,光是剪辑软件就换了四五款才稳定下来。

他没有学习参考的对象,当时 B 站上财经内容稀缺,他不得不去 YouTube 上研究一些成熟的财经内容创作者。这也是他执意要在 B 站上做的原因。B 站是国内最接近 YouTube 的平台,蒋松筠认为在 YouTube 上很火的时事、财经、评论类内容,也会在 B 站上流行起来。

他的判断比想象中更快得到验证。不到半年的时间,平地起高楼,以财经为代表的社科人文内容在 B 站迅速起量,势不可挡。「巫师财经」、「半佛仙人」和「罗翔说刑法」等明星 UP 主接连涌现,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新人 UP 主的涨粉记录。因为流量的激增,B 站将科技区整合升级为「知识区」,财经也作为新的二级分区独立开设。

在这个快速成长的平台上,觊觎红利的人们扎堆涌入,他们站在媒体重心从图文转向视频的十字路口,前赴后继地作出转型的尝试。

在这个迭代的进程中,老蒋,以及更多正在成为 UP 主的内容创作者们,他们需要打破很多传统内容生产的方法桎梏,也需要在这个众声喧哗的语境下,保留那些值得坚持的显得有些传统的创作初心。

不写了吧

大约一年前,蒋松筠决定放弃写作。「写作中那些无法去除的嗡嗡作响的自我,那些延绵的自大和失败和怀疑,它们都让我厌倦和疲惫。」他在个人公众号发文《不写了吧》。

那时他刚刚从一家头部科技媒体辞职,打算做个自媒体。三十出头,蒋松筠有着多年写作的习惯,在知乎、豆瓣和公众号上记录了大量的文字。供职媒体时,他的文章动辄大几千字洋洋洒洒的评论,质量自己也「都觉得还行」。

可是文字也不再贴近年轻人了,作为自媒体创业的项目,图文领域的机会也不比从前。

他被迫寻找下一份生计。几年前,他在一家视频媒体做过脱口秀节目的文案,从零开始,打造出一部评价不错的科普节目。带着这份经验,蒋松筠把目光瞄向了视频。

这是 2019 年七月,蒋松筠拟名「老蒋巨靠谱」,上传了第一个视频,成为一名 UP 主。近一年后,他拥有了超过 50 万粉丝。

带着在媒体工作时对社会热点的敏锐嗅觉,老蒋最初想通过「蹭热点」抓流量。发了两个视频之后,B 站用户却把他称为「蹭凉点的 UP 主」。

原因很简单,用户对老蒋跟进的热点并不感兴趣。

第一期视频是孙杨事件的评论,发布之后播放量 200 左右,粉丝涨了三、四十个,老蒋自嘲说「涨粉率还挺高的」。第二个视频有关暴风影音,那是个科技媒体很关注的热点,但 B 站用户并不关心。

这时老蒋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一个怎样的 UP 主。

好在事情开始有了转机。从第三个视频开始,老蒋连续发了三期有关热门动画电影《哪吒》的视频,流量出现了明显的好转,其中表现最好的播放量过万,评论区也开始有了更多的互动,有人欣赏老蒋的分析,「火前留名」,甚至有人开始催他更新。

也是从这些互动开始,老蒋发现了 B 站用户的一些「习性」。他们喜欢宏观的叙事,在《哪吒》系列里,老蒋把时间线拉到十年以上,分析中国电影市场的变化,这部分内容引起了观众的激烈讨论。但有时候 B 站的年轻用户会需要补充常识,当老蒋说出一个关于电影票房和成本的圈内共识时,很多观众显得非常惊讶。这时候他明白,日后的每一个视频都不能忽略常识性的内容。

每一个视频发出之后,老蒋都会收到很多弹幕、评论甚至私信。这些反馈并不是简单的好与不好,而是大段成文的「个案分析」。

「真实、丰富、有效」,大量的反馈加速了老蒋对 B 站用户喜好的摸索,他得以在没有参考和指导对象的条件下,迅速地调整自己的内容和定位。「如果是公众号,可能得摸索个至少三四个月。」

上一篇:「华夏配资网」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:通胀前景对于我们的决定至关重要 根据到2022年通胀将为1.3%的前景 我们做出了现在
下一篇:「股票配资网站」固收专题分析报告:关于REITS 我们谈些什么?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